www.baqinqin.net
Advertisement
我今年23歲在外商公司上班,豐厚的薪水,容貌中上,體態良好,無不良嗜好,個性溫順,也許你會問,這樣的一名女性,應該有許多人追,要不就有要好的男朋友吧! 可是我沒有,或許是個性天生寡情,對於談戀愛,我從少女時期就不是太期待,再加上發生那件不為外人知的事,我對男女之情就更加缺乏興趣,那是秘密的開端,也是我要即將要告訴你的一個故事當那件事發生時,我還是個16歲的高中生,我每天要補習到10點,撘晚班公車轉兩次,還要走一段路才能回到家,我還記得當時雖是盛夏,但晚風吹在沒穿外套的手臂上仍感到絲絲涼意,我一心只想快點回家 我的父母很早就離異,我是交給爸爸帶,但我的父親很少回家,也很少管我,只有在成績上對我有所要求,但在金錢上他總讓我不虞匱乏 想到那沒人等我的「家」,我的心情有些微酸,腳步也愈沉重,小巷內的街燈照在我身上拖曳出長長的影子,我低頭漫步而行 當我回神,發現地上影子多了兩個,我心一驚,畢竟是暗夜,趕緊加快腳步往前走,沒想到那兩個影子竟快速追上來,還一把將我抱住,我下意識想大喊,且不住扭動,另一人的手在我喊出聲之際,將我的嘴一把捂住,再他罩上我的口鼻之際,一股奇刺的怪味傳入鼻間,我搖頭想閃避,卻被迫吸入更多,我敵不過那強大的手勁與那刺鼻的味道,全身漸漸癱軟,眼睛沉沉的閉上,我的意識有那麼一煞那清醒,我在心裡大叫『別睡!別睡啊!』,但終究我也敵不了迷藥的效用而漸漸昏迷了過去 當我醒過來時,我發現自己的眼睛被蒙著,眼前所見一片黑暗,我試圖動動四肢,我的雙手被縛在身後,雙腳雖自由,但卻圖然無用,只能無意義的晃動 或許是聽到我發出的聲音,我感到有人慢慢接近我,我想起昏迷前的一切,內心突然慌了起來,『完了!我被綁架了!』 當時,我以為他們是為了我父親的錢所以綁架我,但其實我事後才知道原來他們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只是,長久見我於同一時間走同樣路線回家,又見我姿色不差,於是心生歹念將我攎走 『誰?別過來!』近在耳畔的聲音使我出聲喊停,一出聲才發現,我的聲音沙啞虛弱,根本達不到嚇阻效果 『小美女,醒了啊!』我感到我所躺的軟墊右側接近臉的位置有些塌陷,說話主人的手一陣陣劃過我的臉頰,我偏過臉,腳不住的踢著,但手臂縛於身後,只能在軟墊上徒勞無功的蠕動著,口中不斷發出尖叫吶喊 『放開我,變態!!』似乎靠著這樣就能成功將他們驅退坐在我身畔的那個人很快的將我嘴捂住,且塞入一團棉布,我不住前踢的腳也被另一人很快的制住 『嗚嗚!嗚嗚嗚!…..』我既氣憤又驚恐,可是根本拿他們沒辦法 原本坐在我右側的男人變了個姿勢,坐到我的正後方,並用手肘的力量將我於胸部下方托起,我整個背靠在他的胸膛之中,我的耳朵聽到屬於男性火熱的喘息聲,一個硬物抵在我的臀際,我知道那是什麼,所以更加劇烈的扭動,但在我身後的男人並沒有刻意阻止,只是他的呼吸又更加劇烈 此時在我身前的男人突然有了動作,他將我的腳霍然兩旁拉開,雖然,我看不見,也知道此刻我的姿勢有多不雅,我想閉攏我的雙腳,卻被他已更大的力量壓制著,他的手指深深陷進我的大腿肉裡 突然,有個東西軟軟小小的抵著我的下體,我意識到對方在嗅聞我的下體,「轟」地,我血氣上湧,突然不再掙扎,此時的情況讓我非常尷尬,雖然,我很愛乾淨,但也一天沒洗澡了,他居然像狗一樣嗅聞著我的下體 發現我停下掙扎,我身後男人開始動作,他托著我胸部的手,開始解開我制服前的釦子,且伸進制服隔著內衣揉捏我的胸部 『看不出來妳挺有料的』他用兩隻手掌掂掂我胸部的斤兩,然後,在我耳旁戲謔的說 他的話使嗅聞我下體的男人停下動作,然後,發出沉沉淫邪笑聲,我耳聞則偏過頭去,男人也不惱,反而順勢用舌頭順著我耳朵的弧度滑過,那滑膩的感覺.使我不自禁一顫,男人察覺到那似乎是我的弱點,便更加賣力的攻擊那裡,他輕輕在我耳旁吹出火熱氣息,然後很快的將舌頭伸進我的耳朵,先輕輕舔吻,然後吮吻我的耳珠,他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撥開我的罩杯,正不輕不重的搓揉我的乳尖,厚實略有薄繭的大手,讓我感到敏感的乳尖隨著他的動作開始發漲挺立,在我身前的男人用手指隔著內褲輕輕的、很有耐心的上下劃著 我知道我應該要反抗,任何女生遇到這種被人脅迫的情況,都會恨恨的反抗到底,我不是沒有道德觀,只是他們的並不像一般強暴犯急於了事,反而很有耐心的撩撥我的知覺感官,加上雙眼被蒙,整個感覺又更敏感了,這不是我的錯,我被綁成這樣想逃也沒辦法,我在心裡一直為自己找藉口 道德意志與此時我的身體感官不斷在相互抗衡,我覺得此時自己像隻被主人愛撫的貓,火熱的四隻大掌在我身上不斷遊移著,火辣辣的快感一波波襲來,被塞住的嘴還是不斷的發出呻吟,只有我自己明白當初的抗議已經變成舒爽的吶喊,我不禁感到慶幸此刻他們塞住我的嘴 我天真以為我不說就沒人知道我此刻真實的感受,但身體上的感受誠實的化為一股熱浪,由胸口匯集於小腹處,我不想被發現,所以不斷隱忍著,身軀不住的顫動著,而熱潮像有自己意識般開始不斷外湧 「完了!」我的意志在此刻已經漸漸消滅,知道自己再也守不住崩潰的自尊 「我又沒有男朋友,也不是處女,我這樣不會對不起誰!」「乖乖服從,也許他們會讓我平安的回家」此時各種屈服的念頭響起,我也知道我最終一定會屈服,只是要說服自己真的很難 他們並沒有讓我有很多時間與自己意志抗衡,一直撩撥我下體的男性很快就發現我異狀,並且大聲的嚷出來 『小妹妹,妳已經開始濕了…嘖嘖』他咋咋有聲的說明,讓吮吻我脖子的男人停下動作 『真的嗎?』那男人似乎不太相信,畢竟從開始到現在才過了十幾分鐘 他以為要更久,我才能為他倆所征服 『當然是真的啊!美眉已經開始在爽了….呵呵….對不對啊,美眉?』男人的淫語使我的臉上熱辣辣一片,不禁慶幸此刻既不能言也不能視,否則會更加尷尬 『哦!?那我們要更加賣力了….對不對啊?』他一邊搖晃我的身軀,一邊與另一男人共同大笑 或許是認定我不會再抵抗,我身後的男人開始將綁著我的繩子解開,我雙手得到自由,卻痠麻的舉不起來,只能無力的垂在身側,此時兩人開始合力剝除我身上的衣物,當我身上只剩腳上的襪子和純棉內衣褲時,他們頓了一下 身後的男人解開我的後扣,然後緩緩將我放倒,原本壓制在我身上的男人也離開了原本位置,我知道此刻我有多狼狽,眼睛被蒙著,嘴被塞著只能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胸罩掛在胸前卻遮不了什麼,我的手也無力遮掩自己,只有雙腿能夠微微曲起靠攏,雖然我看不見,但我能感受兩人邪肆的眼神不斷投射在我身上,在我忍不住想揪下蒙在眼睛的布時,兩人動作更快的制住我 『別急,妳要看,等下就讓妳看…現在先好好享受一下』聽聲音我知道他是剛才在我身後的那個人 他們兩人開始合力剝除我身上的最後衣物,他們的動作刻意放的極慢,使的罩杯不斷在我漲紅疼痛的乳尖上劃過, 我不禁發出一聲聲戰慄的呻吟,當胸罩脫離我的乳房,兩人極有默契的開始下一波動作,一人安撫性的揉捏我的胸脯,另一人開始卸除我最後的屏障,他的動作很緩慢,手指不斷的劃圈、按押內褲上的濕濡,再慢慢將我的內褲拉下,內褲開始脫離我的神秘地帶,拉至大腿、小腿,然後我一隻足踝被他抬高屈起,我最終的保護被對方全然卸除 我也再無意圖抵抗之意,兩腿間的部位也因這個動作被張開一條細縫,醞釀已久的濕滑禁不住這樣動作而緩緩流洩,直至股間…. 也許被男人發現了吧!兩人突然深吸一口氣,我還搞不清狀況,我的腿突然被對方扳成大M字型,整個私祕部位被這樣大張在一個陌生男性面前,就算我已不想再抵抗,還是覺得羞恥,我努力想合起來,口裡直喊 『別這樣..放開』 可是他們根本聽不見,而將我扳開的男人突然拉開拉鍊像瘋了一般隔著內褲開始撞擊我的下體,我感到十分錯愕,根本不知發生什麼事,而身體被強大的力量撞擊著,我的雙手忍不住抓緊身下的墊子以防被撞離原位,而原本揉捏我乳房的男人開始用舌尖繞著我乳頭打轉,要不就用力吸啜我的乳房,甚至用牙齒輕輕囓咬 我有種已經在性交的錯覺,被塞住的口還是大喊著 『不要了…不要了..放過我吧!』 突然,撞擊我的男子停下動作,我聽見他不住的喘息聲,其實,我也沒好到哪裡,當他停下動作,我只能咬著嘴裡的布,身軀也是一起一伏,像經過一場短跑比賽 『媽的..妳這個..淫蕩的騷貨,等下..一定讓妳爽到暈過去』男人的氣息仍有些不穩,我從聲音認出他是之前在我身後的男人 『別急,前戲還沒完哩!我們有整整一夜可以慢慢來,妳說是不是啊!小美眉?』另一個男人開口 我聽不清他還說了什麼,我的注意力開始被置於我股間的男人吸引,他將我的肉縫打開,兩隻手指夾著我的陰核,或以拇指加以按押,我如遭電擊開始粗喘呻吟著,男人似乎還嫌不夠,中指微曲開始往我穴口探詢,他一個指節一個指節的慢慢探入,我體內的肌肉開始一縮一放,愈迎還拒,我體內的愛液隨著他緩慢抽出緩緩向外流 正當我以為他要離開時,他又迅速而用力的戳入,接著是更快速的抽插,我全身筋臠著,臀間下意識迎合手指的抽撤 『嗚嗚嗚!….嗚……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知何時,我嘴上的布被拿掉,可是,我還是只能無意識的呻吟著單音節 『爽吧?』一直愛撫我乳房的男人不甘寂寞的問 而男人也將手指抽出,由他的唇舌代替,濕滑灼熱的舌靈活的滑過每個縫隙,逗弄一陣我鼓起的陰核再順勢滑入穴內,滑溜的感覺異於先前抽插的手指,雖無法深入禁區,但仍然讓我覺得舒服,我已經無法分辨此刻股間流淌不止的熱液是男人的唾液亦或我的淫水 『嗚嗚~ 嗯啊…呃….那裡….啊啊啊』 在我將臀部搖擺迎合時,我的上身又略為被抬起,回到最先前的姿勢,只不過兩個男人位置變換了一下,身後男人大掌不間斷揉弄我的胸脯,還是不放棄追問 『小蕩婦,妳爽嗎?』粗熱的氣息呼在耳邊,我幾乎聽不清他問我什麼 也許他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連我股間的男人都停下原先動作改為吸啜,而那淫蕩的聲響讓我的神志變的更加恍惚,咬在牙間的答案竟鬆了口 『嗚…嗯…很..爽..爽』我的答案微弱而斷續,但兩人似乎已經滿意 『妳今年多大?』男人趁我意識模糊開始追問我的私事 『….十…六…』 『叫什麼名字?』 『….田..欣….喔…嗚嗚…』 『妳看妳身材那麼好,告訴哥哥妳胸部有多大?』 『34….c….不能….不可以….』男人在我昏沉沉之際不斷探問,我只覺得回答他的聲音並不像我自己的,聽起來竟那樣令我羞恥暈眩 『妳應該不是處女吧?』他的問話使兩人都停下動作,專心的等著我的回答,即使我看不見也知道他們火熱的視線集中於我身上…. 我努力拾回記憶,想起了國中時在鄰居哥哥家看電視,當時大人不在家,我們看著看著,鄰居哥哥突然開始摸我,我有點清楚他想幹什麼!或許是對性的好奇也或許是不那麼討厭他,我並沒阻止,只是當他強行插入時,我痛的大叫,而且開始瘋狂的槌打他,於是他停止了,我們並沒有真正做愛,但我的處女膜也破了,疼痛的經驗讓我對性愛視為畏途,加上沒男朋友,也沒有機會再嚐性愛滋味 『哈哈…..』聽完我回答的兩人大笑,我根本不知他們在笑什麼? 『沒關係…哥哥們今天會好好疼愛妳的,讓妳享受高潮的滋味…哈哈…』聞言我不禁漲紅雙頰 我的心態開始有了緩慢轉變,我對性一直有著旺盛的好奇心,我一直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麼舒服,今天遇到這兩個人,雖說不是我自願,但他們也沒真正傷害強迫我,前戲的舒服讓我忘卻恐懼,加上現在這個形勢,其實有沒有做都一樣,與其被脅迫還不如放心享受,看樣子他們似乎沒有想傷我的意思,也許他們發洩完了就會放我走了,我內心百轉千迴,認清現下情勢,加上說服了自己,我開始能夠放下心防 男人們不知我內心的心思,見我沉默也沒再套問別的事,兩人開始說話像在商量什麼,只是我沉溺於自己的思緒中並沒有注意聽 『…..那就來了…』我只來的及抓住話尾,我的大腿又被人打開 『幫我抓一下』我身後的男人雙手從我腋下穿過幫忙抱住我的腿,我有些詫異他們趁我不注意時換了前後位置 「唰」地一聲,我聽到拉鍊拉開的聲音,接著悉悉蘇蘇的聲響,我想他應該是在脫衣服,接著他就跪臥在我身前,我背後男人的心跳突然變的很快,鼕鼕的響著,害我也有些緊張

『你你們要..幹什麼?』我忍不住發問 『呵呵..』我身後男子發出沉沉笑聲,然後低頭在我耳邊說 『今天的重頭戲要開始了…幹什麼?當然是..幹..妳..啊』 『變態!』我恨恨罵道,我的言語得到他雙手輕挑的一捏 『甜心妹妹,我是阿銘,後面那個是順仔,待會別叫錯人喔…嘿嘿…』 我忍不住皺眉,心裡突然對這樣的情況又厭惡起來…. 還來不及發作,那叫阿銘的人有了動作,一個比手指還巨大的東西抵住了我,我意識到那是什麼,討厭的記憶全數回籠,我下意識的開始掙扎起來,只是我被抱的緊緊的很難移動,只能揮動雙手,身後的男人只好將我腿放下,改環抱著我的肩部防止我的揮動,雙手無法動作,我的雙腳也被阿銘壓制著 『不要…』我知道呼喊沒用,但是我還是虛弱的喊了一聲 阿銘一手押著我的雙腿,一手扶著自己的命根,在我的穴口滑動,然後對準目標開始入侵 我深吸一口氣,收緊下腹,想要阻止對方入侵,還是感到它一吋吋的沒入,只是非常緩慢 『呼…該死…太緊了…』他深吐一口氣,停頓身形,我也趁勢吐一口氣,結果他卻趁勢破竹而入,一個狠勁就將餘根盡數推入體內 『呃..』我忍不住喘息,他的男莖又熱又漲,我體內的肉璧被迫張開,緊緊的包覆著它,沒有絲毫空隙,感覺很漲像被撐開,但卻不痛….他稍稍停頓,我也停下抵抗 『怎麼樣?』我身後的順仔問到,語氣有些抖動像似十分興奮 『..喔..很熱..又很濕…而且很緊…緊到受不了…』阿銘回答時的語氣有些痛苦,像在隱忍什麼 我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的身體還無法接受他的存在,一緊一放的似乎想驅趕我體內的男根 他開始試圖抽出一點,然後又推送進去,再抽出多一點,又全部推入,到後來他的男莖幾乎快離開我的體內,然後他猛力一衝又全數盡沒,我們都知道我的身體已經開始習慣他的進出,於是他將我的腳放置他的肩頭,此時,我身後的順仔不知道哪去了,阿銘滾燙的熱汗開始滴落在我的身上,隨著它越來越快速的抽撤,我的手揪緊身畔的軟墊,我脖際的血筋此刻已經浮起,我的雙乳被他的前後動作弄得不斷晃動,我覺得晃的很難過,於是想也不想的就用雙手握住它,口中則是無意識的吶喊著 『..啊啊….太快..了…..慢、慢啊….呃呃….不行….不行了』連我都不知道自己喊啥!只覺得自己像個吹漲的氣球,即將要爆炸…. 我的左手突然被拉開,接觸到一個熾熱碩長的物體,我想移開,而主人的手則強迫性包覆我的手掌,帶領我上下滑動 我的手心開始感受到那外在柔軟可是內在十分的堅硬的物體,我的手掌似乎握不全,只能勉強圈住,還能敏感的感受到它在我手心顫動著,像是得到新奇的玩具,我開始自動的套弄著,而順仔異於阿銘的低沉呻吟開始傳送到我耳際,而不知順仔還是阿銘突然將兩指深入我呼喊的口腔中,不停的翻攪著,我本能的吸吮著,然後它像模擬性交般的在我口腔中進出,是順仔吧!我想 而我晃動的雙乳,一只被含在阿銘的口中,一只則不被冷落的用他的大掌用力的揉弄…我的右手只能孤單的垂在身側 如果能看見,此刻我們三人相互取悅的畫面一定非常淫邪,只是我們當時都太專注於自己的感官享受上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幾分鐘吧! 『來,換個姿勢…』話一說完,我口中的手指,手上套弄的陰莖,以及我體內的男根都撤離了,我莫名的感到空虛…….. 昏沉沉的我突然被翻過身,屁股被托高,只能以手肘著地,我還不清楚現在的情形,那火熱巨碩的男根又送入我體內,失而復得的喜悅讓我忘卻怪異姿勢的羞恥,我的雙臀像有個人意識般的追隨著那火熱的源頭, 『啊…..』不同音階的呼喊響遍室內,我突然覺得自己像隻野獸,一隻在發情的母獸,一隻正在與公獸交配的母獸 我的思緒混頓不清,順仔似乎故態復明,我的唇際、鼻尖總會有意無意的抵到某樣東西,加上一股異味,我明白他想幹麼!所以開始閃避,但他卻捏住我的雙頰,那個東西就塞入嘴裡,我試圖吐掉,但他總會耐心的再塞入 也許是習慣那種腥臭的味道,也或許是身後的阿銘騰出手來揉搓我的陰核,使的我唾腺開始分泌,我乖乖的吮吻口中的異物,但順仔似乎無法滿足,一手押著我的頭,開始抽送起來,我覺得很想吐,忍不住嗚咽抗議,而我身後的阿銘開始發了瘋的加快速度,速度快到我幾乎軟下身子,他只好抓住我的腰際,前後不斷夾攻,我覺得我開始眼冒金星,幾乎要昏厥過去,而順仔則抽出我口中所含的陰莖,似乎要我全心感受 少了前方的突擊,我來不及鬆口氣,阿銘快速而用力的攻擊,加上他難耐的嘶吼,整個室內都是肉體撞擊「趴塌趴塌」的響聲,阿銘愈來愈激動,我卻越來越虛弱,一直以來不斷累積的點不斷在攀伸,熱量在體內洶湧著,我難受的伏在軟墊,我虛弱的喊著,希望阿銘放我一馬 我還沒說完,一個猛烈的撞擊,那不斷累積的喜悅熱潮開始崩塌,眼前一白,我體內累積的滾燙熱潮盡洩,我顫抖著,我的身體則不斷飢渴的吸啜著尚在體內的男根,不知怎麼的,阿銘一個顫動,不下於我的滾燙熱液射入體內……..好一陣子他趴在我身上,我們一動也不動的喘息著 『媽的,高潮了吧! 滋味很爽吧!』阿銘的聲音仍在喘,但聽的出他得意意之情 那使人發抖的感覺就是高潮嗎?我的心裡藏著疑惑,但現在的我十分的舒服,躺在軟墊上,身體卻輕飄飄的,像要飛起來…又像是要睡著般.. 『甜心,妳真的是個極品,那麼年輕、身材又辣、又那麼敏感,加上妳的鯉魚穴,喔…我都捨不得離開妳了』阿銘說完,在我體內已疲軟的男莖慢慢抽出,混合的熱液也順勢帶出,我腿間一片濕滑,我無力也無心拭去 『靠,你們爽完該我了吧!』.順仔氣悶的話使得一旁的阿銘發出一聲大笑 我乏力的身軀被人翻過來 『我不..要了啦』我虛弱的抗議著 『幹,讓我等那麼久,妳敢說不要…剛剛不是爽翻了,現在居然說不要』順仔將我拉起,然後我的屁股突然離開軟墊,再落下已經坐在順仔的大腿上 『抱著我』他一邊說一邊將我雙手環上他肩頭,我想他應該是個體型壯碩的男人,因為我根本抱不住他,只能圈在他脖子附近 他火熱的男性勃起抵著我的臀間,略將我抬高,開始找個適當位置,當他放手,那男根就順著先前濕滑沉入我體內,其實我約莫可以感受的出,他的陰莖比先前的阿銘還巨碩粗長,之所以能那樣順利進入,可能是我跟阿銘已經先做過一次了吧!即使如此,但他的巨碩還是讓我撐的好難受 『好難過!』我忍不住抱怨 『一會就好了,乖,忍一下』他像哄情人般哄著我,我反而覺得有些難堪,因為我們雖然很親密,可是實際上卻是陌生人,我趴伏在他的肩頭,不想讓他看見我臉上羞愧的潮紅 『嗚!……嗯 …..呃嗯……..』他開始緩慢的移動體內的巨根,速度慢的像在摩擦我的陰道內璧,我有些難耐那股酥麻搔癢,輕輕搖擺我的臀部,像是抵抗那股酥軟,也像催促 『怎麼了,開始想要了?』我沒有回答,也沒停下扭動 『說啊?說出來就給妳…』他誘哄我說出難堪的話,我咬緊嘴唇,堅持不說 他突然快速的抽插一下,然後又回復緩慢的摩擦,我知道他想逼我的女性自尊向他妥協,但我還有什麼自尊嗎?我悲哀的想 『做愛…』我鬆口,軟軟的說出答案 『呵呵….我們這樣不算做愛,來,我告訴妳答案,妳想要被幹…想要被大哥哥的肉棒幹….來,重複一遍』我深吸了一口氣,無法將這話再重複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我說出那樣淫穢的話,只覺得臉上熱辣辣一片,他沒再以言語逼迫,只是低著頭已唇舌玩弄我的乳尖,而我的陰核則被他有薄繭的手指細細的把玩著,體內的淫水在流洩,我的體溫漸漸升高,而敏感火熱的女性穴道,正被人完全的佔據著,可是卻不給予滿足…

『我….』我投降了…. 『什麼?』 『我..我想被..幹….被大哥哥的肉棒幹…..』醜陋的話開了頭,那個幹字從我嘴邊吐出,我鬆了一口氣,剩餘的話更是一鼓作氣的脫口 『好,很乖,就給妳…』妳字尚未說完,我也來不及為自己感到羞恥…. 那火熱的男根就在我體內活動起來….充實的感覺漲的滿滿的… 『喔…嗯….太棒了…好好….好熱…喔呃.好漲…..啊啊』我忘情的呻吟著,全心全意感受體內的衝刺,是那樣滿足而美好,性愛讓人瘋狂是真的,我想著,更加圈緊對方,讓他能更深入…. 『嗚!再….深一點…好…好…』我內心的想望化作言語激勵對方,使自己獲得更大的滿足 同一個姿勢,也許是因為精神上的全面棄降,我竟得到連續的高潮,我忍不住抓耙順仔的背脊,體內的揪緊,似乎沒影響順仔的攻勢,他每一下都是又狠又快 『淫娃…爽吧!要不要再快一點啊?!』我只能專注於身下的攻勢而無法分心回答 突然我的身形一轉,我意識到他要變換姿勢,我也配合著他轉動.他的分身稍稍離開我,卻沒拔出,我們位置由相對被轉成我前他後,但仍然是坐姿 『小騷貨,我要讓妳自己看看妳自己的淫蕩樣….』話一說完,那從頭就矇住我我黑巾,已被取下,我適應不了光亮,眼睛瞇了起來,再睜開反而嚇了一跳 軟墊前一面立地全身鏡擺我們身前,鏡裡的女人長髮散亂,眼含秋波,雙唇微張,整個身軀染滿粉紅,青紅色的印子遍佈,女性乳尖像兩顆火紅的紅豆傲然挺立於女子胸前,更可怕的是,女人的雙腿被拉至最大,男人堅挺部位不斷的進進出出,乳白色的液體被帶進帶出,將兩人下體都沾染,「撲唧撲唧」的聲響放肆大作,為這樣淫穢的畫面配音 『不要….』我大喊出聲,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那個鏡中的女人是自己 『別害羞,看看妳自己有多媚!?表情多享受?』我的雙手被拉下,我忍不住緊閉眼睛 雖然只是一眼,但我卻印象深刻,那女人淫媚的姿態印在腦海中,順仔持續動作,絲毫不被影響,我卻泫然欲泣,頹然無力的被撞擊著,直到我被拉離他身前,我才睜開眼睛 只見他躺在墊上,身形十分雄偉,而那男根正惡狠狠的向上挺立 『過來』他拍拍軟墊,眼睛像楸著獵物般盯著我,我一顫,往後頭望去 這應該是一個公寓中的客廳,軟墊鋪在正中央,椅子、電視及桌子都被移了位,靠牆那端椅子上,坐著一名男子,略為清瘦蒼白,看起來十分斯文,可是眼光仍是十分不懷好意,我立刻知道那就是阿銘,也知道自己無路可逃,再快也不會快過兩人的包夾

我死心回頭,認命的撐起身體,爬向順仔 『來,坐上去』他一邊說,一邊幫我動作,很快的我就跨在他身側,但我卻沒有坐下去 『握著,對準自己…』他將我的手放置他膨起的陰莖上,我注視著,青紫顏色的覃狀物,筋脈蔓延著,是那樣醜陋而巨大,剛剛在我體內運作的是它嗎?我存疑著 『快點..』順仔見我無意動作,忍不住伸手將我腰際按下,我親眼見那龐然巨物開始入侵我的身體,我身體一吋吋被撐開,卻沒有疼痛感覺,只有逐漸被漲滿的充實感和摩擦造成的酥麻 我慢慢的移動著,發現這個位置能夠很清楚的看見彼此交合的部位,也能看見對方的表情,初時的警張漸漸冷卻,我慢慢上下套弄,一邊觀察眼前的男人,他不算好看,也不算醜陋,有著一張粗曠又黑的男人面孔,而此刻主人的眼微瞇,像似十分享受…..我不討厭他,這跟他是否強暴我或者我自願受辱有關聯,只是單純的不討厭,或許是他比我設想的恐怖中年人還好多了… 我抓住訣竅,開始進行自己的律動,累積快感,但我身下的順仔開始有些不滿,或許是我動的太慢了吧!他的臀際開始趁我往下時向上頂,我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直到我再也沒體力跟上,我癱軟著趴在他身上,任由他帶領我起伏 『啊啊啊…』我的嗓音因不停的嘶喊而顯闇啞 一個翻身,我們換了上下位置,他拉開我的腿放置肩頭,由上次的經驗,我想,他似乎要做最後衝刺…. 他又狠又烈的的攻勢,讓我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呻吟聲被撞擊的力道晃閃,顯的破碎不全…. 『停…啊….停下….來….喔呃啊啊啊啊………』他沒有因我的請求停下,反而更快更猛….. 每一下抽撤都狠狠撞進我體內深處,高潮迭著高潮,我陰道不斷的收縮,試圖想圈緊體內的脫韁野馬,只是他總順著滑流的體液快速撤退 夠了…再多會受不了…我體內的細胞紛紛吶喊著 『啊啊….』我尖叫著,然後他快速將體內的男根拔出, 一屁股坐在我胸前,我被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他將手掌放置乳房兩側然後往前集中,深深的溝壑在我胸前形成,而青紫陰莖則被包夾其中,我的胸口因快速的摩擦而熱紅,雖疼痛卻不難忍受,我搖晃著頭,肺中空氣因遭壓迫,使我有些喘不過來,只能低低的喘息著 直到我在也無法忍受的那刻,他坐起身子,手往自己男根一捏,熱燙的稠白液體盡數射在我胸前,我偏過頭避開,還是有些濺到我臉上,我卻無力抹去 沒想到他更過分的將射精後的陰莖塞入我口中,要我為他清理穢物 我張眼瞪他一眼,無奈的將邊圍草率的舔吮一遍

入口的味道鹹鹹的,有些腥味,我知道那體液也混合了我自己的,不禁感到十分羞赧 此時一旁小憩的阿銘來到我身前,我睜開疲憊的雙眼,看見他的男性正昂揚挺立著,眼神邪邪的盯著我 『我不行了…別再來了…』我翻身想逃,腳跟卻被他拖住往後拉,熟悉的硬物瞬間又抵住了我 腰際一抬,我趴跌在軟墊上,無力撐起自己,穴口一軟,馬上被插入 『嗚…嗯…』我的呻吟微弱的含在口間,乏力大放 『順仔,拿凡是林來』阿銘的要求讓我滿頭霧水

很快的,我就發現那凡是林一半是塗在阿銘手指上,而另一半則塗在我的肛門口,而那塗著凡是林的手指以及其緩慢的速度慢慢的侵入我的直腸,並不很痛但我覺得很髒,所以非常抗拒 而阿銘根本不管我,第二根手指加入時,他也開始抽插動作,我的頭髮被人扯著,我的頭順勢上抬,順仔馬上將半疲軟勃起塞入我口中套弄,也許是習慣了吧!我沒有吐掉,反而咋咋有聲的吸吮起來 下體插著的男根,肛門內的手指,還有我口中套弄著的陰莖,我錯亂的以為我正跟三個人在做愛 當阿銘慢慢抽出停在我陰道內的陰莖,我感到體內一陣空虛,卻發現他抵著我的後庭,當肛門內的手指也抽出時,我已經明白他要做什麼!我全身泛起一股戰慄,那前端已經擠入入口,正一吋吋想塞進我體內,撕裂般的疼痛,隨著硬擠進來的男根往體內蔓延,原本插在口中的勃起早已拔出,我咬緊牙關,雙拳緊握,冷汗從額際冒出…. 『很痛啊…』我告饒 『忍著點,我們要奪走妳全身的第一次…來吸氣…吐氣』 我有種要死去的感覺,我努力調整氣吸,配合著入侵的速率一縮一放,想要紓解自己的痛苦…..當他全數插進時,我忍不住鬆口氣,但很快他又退出一點,配合著他前後入出幾回合,當他終於開始順利進行抽插時,我已耐不住疼痛而昏厥過去 我並沒有昏過去很久,當我有意識時,我發現那令我疼痛的陰莖並沒有從我的肛門拔出,而我的陰道內則插入另一個男性陰莖,我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側躺著與順仔面對,背後則是阿銘,我像夾心一樣,被兩人緊緊擠在中間,兩人發現我的清醒,馬上就進行動作,兩人前後一致,極有默契的在我體內律動著,分不清是疼痛多一點還是舒服多一點,我的雙唇被順仔吻住,無法喊出聲,身軀更被兩人緊緊包夾,只能在兩人懷間一陣陣的發抖 直到兩人發洩完,肛門火辣辣的發疼,我的穴口不斷吞吐著淌出陣陣淫水,我全身還是劇烈的抖動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沉入黑暗夢鄉,倦極的睡去….. 『喂!醒醒,妳是不是該走了』我揉揉惺忪雙眼,阿銘一手撐著自己的頭,另一手則在我身上遊移著,我坐起身子,藉著微弱燈光看著牆上大鐘,夜半三點 我的思緒在短時間內轉了轉,看了看睡著的順仔再看看阿銘,我的唇畔綻出一朵微笑,又躺了回去 『妳幹麻?』阿銘有些詫異的問我 『明天星期六,而且…我爸爸後天才會回到家』我笑著暗示 『哦!懂了….那明天再來點新花樣….妳說好不好啊?小甜心!呵呵』阿銘邪惡的笑容帶著些許了解 自此之後,我常常跑回去找他們,我們玩遍所有性愛遊戲,我也曾讓他們的朋友參與我們的混戰,更曾經在公共場合做愛享受戰慄快感… 那一次的經驗使我情不自禁愛上激情的快感,長達6、7年的肉體關係,投入官感享受中,忘卻所有煩憂,每一次的性愛經驗都化作食糧,讓我心底早就存在的獸得以饜足,更加壯大….直到他開始啃食我的靈魂骨血,讓我也化身為一頭野獸 是的,我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我養了一頭獸….一頭名叫「性慾」的獸


Advertisement